广西陆川剿匪纪事

国民党崩溃前夕,桂东南军政区司令长官罗活、副司令长官吴绍礼召集其反动骨干开会,成立“中华桂南民众反共救国军”(又称“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军”)第三兵团。罗活任兵团司令,李瑞金、吴绍礼任副司令。1950年春,罗活、李瑞金出走香港、九龙后,吴绍礼即代理“中华桂南民众反共救国军”第三兵团司令兼第七军军长,下辖在陆川县内的土匪组织有以吕仕波为支队长的挺进支队和黄柏为师长的警卫师、陈日东为师长的一七五师,共六个团、一个独立营。他们依靠国民党败退时留下来的残渣余孽,惯匪流氓,反动地主,于1950年2月16日(农历大年卅日)晚,开始暴乱。杀害干部和人民,扰乱社会治安。陆川县人民政府领导全县人民配合人民解放军,进行了剿匪斗争。至1953年彻底消灭匪特。在剿匪、清匪肃特斗争中,共缴获各种枪炮:重机2挺、轻1挺、冲锋机枪15枝,信号枪1枝,其他长短枪652枝,各种枪弹共36942发,手炸2只,其他物资:单被5张,棉被3张,毡1张、衣服皮鞋40件、水牛1头、交换电机1台。击毙匪副师长杨广文,生俘虏匪师长陈日东,总消灭土匪3449人(连级以上的匪首60多人)依法判处的共1300多名,罪恶轻,而教育释放的共2130名。分述几次剿匪战斗。

沙坡剿匪
1950年2月16日,是农历十二月卅日年晚的一天。晚上,沙坡匪首姚育林组织土匪暴乱。他们切断电话线,集结沙坡圩攻打榕江乡人民政府。由于乡人民政府有一乡队员通匪,听到外边有人谈话,即借日出去探看,拿走乡长驳壳,出去开门让土匪进来。乡人民政府乡长陈增才等8位革命同志被捕杀害。土匪先用火把将陈增才乡长头部、脸部、四肢、上下身烧焦,然后枪杀。杀后还用石头、火砖砸烂脑袋,将吕振坤等女同志的衣服剥光后枪杀。乡人民政府的粮食、弹药、物资被抢一空。第二天九时,县委接秦镜乡人民政府打来电话报知,立即派巫德椿大队长带领县大队两个连前往沙坡剿匪。经过激烈战斗,土匪向北流方向潜逃。县大队进行追击,直打到北流河浪,把这股土匪歼灭,并抓到三名罪大恶极的土匪押到沙坡,召开群众大会公审,处决。
沙湖剿匪
沙湖匪首曾东元(匪团长)与博白匪首曾仲荣(匪176师师长)勾结,以黄狗岭为据点,于1950年农历正月初十日,组织土匪暴乱。这股土匪狡猾。经过三次反复,才把他们歼灭。
第一次沙湖剿匪1950年农历正月初十日,永安土匪拘留沙湖乡征粮工作队。当日,乡长庞龙飞马上派副乡长谢启伦、乡队长徐燕带乡队二十几个武装人员去解救,到沙湖嶂下遭土匪伏击,乡队突围回到乡人民政府后,11日土匪又来包围乡人民政府,庞乡长即电话向县委汇报,请求支援,但当时县大队主力去沙坡剿匪未回。县委只派出县大队三连和四连的一个排前去支援。三连因情况不明,打入永安后被土匪围困。四连一个排留守沙湖街。因情况紧急,第二天,县委又派出公安中队政治指导员朱秀奎带一个排前去支援。去到馒头岭即和敌人接火。当时,土匪有四百人,有重机、轻机,布置了6层阵地。在永安的第三连突出重围后,撤回沙湖街和四连一个排及乡队坚守阵地,英勇作战,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陈庆元、刘傅春、杨宝林副排长在战斗中英勇杀敌,用机枪大量杀伤敌人,土匪始终无法攻入沙湖街。战斗一直坚持到正月十四日。县大队主力部队从沙坡赶来,才把土匪打退。杨宝林副排长在这次战斗中光荣牺牲。
第二次沙湖剿匪沙湖暴乱后,匪首杨广文和曾东元带领二三百人经平乐窜到北流天堂山会见匪第三兵团代司令兼第七军军长吴绍礼。正式组织“中华桂南民众反共救国军”。陈日东任匪一七五师师长,杨广文任匪一七五师副师长,曾东元任匪第二团团长,并到北流六靖、六麻、玉林樟木一带烧杀抢劫,被打败后,六月间又窜回沙湖。为了和土匪周旋,当时,沙湖乡人民政府工作人员主动从沙湖街搬到方便坚守的谢良奇家里(即现在新街大队部),随后土匪又来围攻,他们杀死了剿匪积极分子吕福海、把民兵罗森昌(又名阿斗三,后被土匪杀害)捉去强迫他带路、叫乡人民政府门卫罗福明开门,罗不明真相,把第一重门打开,土匪立即把罗福明杀死。沙湖乡队闻到枪声立即开枪还击。第二重门他们打不开,乡队在楼上,土匪在楼下,经过激烈战斗,打死了几名土匪,土匪才撤退。
第三次沙湖剿匪在一段较长时间,由于土匪猖獗,米场区在沙湖工作人员白天办公,晚上撤到附近老百姓家里去发动群众。区中队(原沙湖乡队)驻沙湖武装,晚上外出巡逻,土匪摸不到米场区驻沙湖的工作人员和武装部队活动规律。这样和土匪周旋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农历八月,驻沙湖的区中队和解放军配合,化妆侦察,侦破了土匪在沙湖街上的联络点。活捉了其联络员,了解到土匪的活动规律和其设在永安的匪团部的情况,最后在黄狗岭一仗把这股土匪歼灭。
马坡围歼战
1950年6月,马坡匪一七五师师长陈日东、副师长杨广文,联合沙湖匪第二团团长曾东元等,共约1500多人进行暴乱,攻打马坡区公所。
当时,驻马坡的广西军区独立第九团接到上级命令,开往六万大山配合野战部队四十一军一四五师四六○团剿匪。独立团团长曾志廷、政委吴XX(老红军)、参谋长李月秋带领主力部队出发,家里只留副团长黄金官、政治部陶主任带领一个连在家留守。其中一个排守石狗咀大桥,保护交通,两个排驻马坡中学。第二天部队为了改善生活,由副排长吕钦带了12名战士,一支冲锋枪,两支三八枪去界垌山上砍柴。这时,还未知敌人已经出动围攻马坡,刚爬到树上,土匪即从两边包围过来,副排长吕钦命令砍柴的12名战士撤下坑圳抵抗,后因寡不敌众,除张振华、廖国辉、吕志武、罗人生4人突围外,其余9入被俘,杀害。
界垌枪响以后,独立团四连黄德功副连长曾集合四连出发去解救砍柴的13名战友。但黄金官副团长发现后,认为情况不对,要他们撤回,还批评黄副连长不请示不汇报,不顾团部武器、弹药和马坡粮仓的几百万斤粮食,擅自行动,命令他立即撤回挖工事,准备战斗。下午四时土匪即围攻马坡。当时,驻马坡的武装部队,实际只有两个排和一个区中队(中队长吕斌),加上区、乡工作队的工作员总共100多人,而土匪则有1500多人。战斗一开始打得非常激烈,当时军分区的部队去了六万大山,县大队去了谢鲁。上级一时无法派兵支援。驻马坡的兵力部署是:独立团两个排守马坡中学屋背山头,从正面阻击界垌方向来的敌人。另一个排守卫石狗咀大桥,保卫交通,区中队守靠新山附近的山地,防止敌人从新山方向突入马坡。长纳、朱砂的民兵在刘概的带领下,守现今马坡医院附近的制高点,防止敌人切断马坡部队跟玉林军分区的联系。当时,驻马坡主力部队虽少,但武器弹药充足。敌人数量虽多,但多是乌合之众,很多是没有枪的,有的只担一担箩筐,有的拿着一对黄麻袋,是准备打下马坡粮仓抢谷的。驻马坡武装部队,每个掩体都置了三、四种武器,有轻机、步枪、冲锋枪和手榴弹。每个战士轮用各种武器向敌人射击。虽然敌人每天都发起三四次冲锋,但密集的火网使敌人始终无法接近驻马坡武装部队的前沿阵地。驻马坡武装部队指战员5天5夜不下火线。区、乡工作队及附近群众密切配合,为部队送菜、送饭、送弹药、装子弹。军民紧密合作,英勇杀敌。战斗进入第3天时,玉林军分区增派来一个警卫排进行增援,但当晚玉林情况紧急又调了回去。第4天县委派李文成率县大队一连赶赴马坡参战。进一步坚定了马坡军民战胜敌人的信心。战斗进入第5天以后,军分区把六万大山剿匪的独立团和野战部队四六0团全部调回,对敌人实行大包围。独立团从新桥方向南下,防止敌人从玉林方向逃跑。四六0团经沙湖、永安,从西面、南面截击敌人和博白土匪的联系,县大队在东面阻击,防止敌人从东面逃窜。这就布下了天罗地网,陷敌人于灭顶之灾。在这场围歼战中,军分区出动了10个连的主力部队,敌人除在战场上被打死和小部分逃跑外,光被活捉的俘虏就有700多人。匪一七五师副师长杨广文潜伏马坡东西村雷公塘,被区中队击毙。
大桥歼匪
大桥匪首范乃生(匪七○七团团长),将其匪团部设在龙河乡石塘村沙帽印嶂西北向半山腰,一个地形险要易守难攻的山背峰石坎底的三间小茅房内。1950年三、四月间,匪首范乃生组织土匪暴乱。他们活动于旺坡、石塘、良塘一带,还和博白土匪勾结,为非作歹,杀害乡村干部、民兵和群众多人。他们曾先后围攻龙河乡人民政府和横山圩。被打败后退回匪窝负隅顽抗,继续出来烧杀抢劫。为了消灭这股顽敌,经公安人员侦察反复搜查,匪兵陈十五(同心人)出来投降,经过教育愿意立功赎罪。10月的一天,叫他带路去捉范乃生,但匪窝地形险要,大部队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包围敌人。范敏带了一名战士,化了装,押解陈十五带路,直捣匪团部,起初范乃生见是卫兵来了并不戒意,说时迟那时快,范敏一进屋立即缴了范乃生的枪。当范乃生发现情况不对,马上逃跑,范敏当场把他击毙。将匪团部的大印、文件、物资统统缴获。其他匪众见他们团长被打死,都成了乌合之众,四处逃命。埋伏在周围的区中队、县大队立即开枪射击,把这股土匪彻底歼灭。
谢鲁剿匪
乌石谢鲁匪首吕玉生(吕芋农之子,匪中国青年反共救国军第三兵团一七六师独四团团长),于1950年5月间组织土匪暴乱,杀害谢鲁农会会长吕继昌等人,并进行烧杀抢劫。陆川县大队闻讯于五月初六日赶到谢鲁剿匪,但到谢鲁花园后不见动静,中午才见谢鲁嶂上有三、五个人活动。政委陈堪才叫吕锦带人去侦察,敌人三挺机枪同时往下射击,战士无法前进。随后陈堪才又命令李文成率领一连攻山。攻上谢鲁嶂顶,把土匪赶入口袋,被从博白方向包围过来的主力部队消灭。
六高帽岭剿匪
陆川、北流边境的一股散匪,于1950年五六月间,在匪首梁寿芳的率领下,活动于沙坡乡六高村帽岭一带。为非作歹,抢劫、杀人。
县大队派副连长白玉祥带武装队进剿,登上帽岭侦察,未发现匪踪。当即采取武装侦察,故意开枪扫射,后县大队撤退,民兵撤进文杨村。
土匪闻枪声后,100多名土匪出来跟踪追击,追到文杨村大屋门前,民兵在大屋门楼上,首先击毙匪首梁寿芳,匪再次冲来又击伤一土匪,其余土匪散逃。
良田剿匪
良田地区匪首丘(匪团长)、吕仕波等,1950年春夏间,组织“中国青年反共救国第三兵团玉林专员公署独立二团”,活动于覃村、上旺、甘片、梅屋和博白一带山区。勾结博白土匪经常在佳塘一带烧杀抢劫。杀害下窝村村长罗华英兄弟多人。在滩面一带,杀害农会会长黄德才和路过蓝屋的玉林专区贸易公司工作员谢了然等多人。全面剿匪开始后,他们逃入大山潜伏。县公安人员罗继松、李功辉曾化装深入博白的洋油、板凳一带侦察。掌握这股匪的有关线索及其活动规律,最后在陆川、博白县大队两面夹攻下,把他们歼灭。

史方志

广西灵川剿匪纪事广西藤县剿匪纪事广西奇闻轶事9:兴安篇平乐县目岩剿匪记广西奇闻轶事23:田东篇广西上林县韦护元孤胆降伏顽匪广西宾阳剿匪纪事

我为什么认为舜有可能葬于广西?舜帝葬身在哪儿?我认为很可能在全州县的大贵村中央红军过广西为什么觉得桂军难以对付广西南宁县为什么仅设有一年,就改为邕宁县了?广西第一个民族自治乡为什么取名为东山?


参考资料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广州福宝助孕官网